金钻网

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流言

作品:孤才不要做太子|作者:抉望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10-18 17:47:35|下载:孤才不要做太子TXT下载
  手术过后的人必定会虚弱,中医叫元气大伤,所以李承乾每天不仅要跟自己的痛觉神经抗争,还要喝各种各样的补药。

  让皇帝老爹给他输血,既是在赌那不知道几分之几的同血型概率,同时也是在赌不会倒霉的碰到那个什么什么病。毕竟至亲亲属之间输血的话,有极低的概率会触发那种病症,但是只要触发了,就是九成九九的死亡率。

  不过现在看来上天还是眷顾自己的,这两种他都没有撞上。

  伤口发炎是无法避免的情况,尽管孙思邈用了大量的生理盐水,还用了酒精,可是这个时代要想没有一点感染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  幸好老孙研究出来的几种消炎的药膏效果不错,小小的发炎终究还是压制了下来。

  一躺就是十天,十天后,孙思邈才允许外面的人进来。

  第一对进入病房的自然是帝后。

  “嗯,小小年纪到底是继承了朕的几分脾气。宁死不愿意当瘸子?是挺有气势的,可如果你死掉了,让朕如何自处?其心可诛!不孝至极!”

  虽然絮絮叨叨的没完,但是李世民却一直是笑着的。

  见皇帝一直在数落儿子,长孙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了过去:“要你多嘴,不会说话就出去,没见我儿才刚好了一点儿?”

  这个时候的皇后就是护崽子的母鸡,就连皇帝也是无可奈何,只能退让到一边。

  虽然天气转凉,长孙已经换上了厚实的衣料,可还是能看出她鼓起来的肚子。

  这个大概就是城阳公主了吧!

  “母后,您怀着妹妹,儿臣却让您担忧了,真是不孝啊!”

  “没什么,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母后肚子里的是个公主?”

  “呃,猜的,猜的!如果是个妹妹就好了,青雀整天在病房门前走来走去的,真是烦人,要是个妹妹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  对李承乾的话,长孙却并不在意。肚子里的这个是男孩还是女孩儿,她都不在意。反正自己已经生了三个儿子,以后的就算都是女儿也不算什么。

  “你且好好养伤,朕已经下令给张俭,让他进攻库莫奚,来给你出气!这一遭,可能是你替朕受了灾。那匹马,怎么看,怎么有被人训练过的痕迹。哼!边远小族,也敢跟上国动心眼!”

  用不着皇帝说,李承乾也有了一点猜测。性子再烈的马,最多也就是把人摔下去罢了,为何却拼命的跑,跑的还那么快?如果那一天自己不是抱着舍一条腿换一条命的念头把左腿落在地上,减缓了一下冲击力,没准儿这条命都要完蛋了。

  毕竟,摔下来的地方,是一片河滩地,上面全是石头啊!

  “父皇,张俭不是还要提防着高丽吗?为什么要调动他去进攻库莫奚?库莫奚虽然紧挨大唐,但是它背后还有契丹和白霫靺鞨等地,大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可能啊!”

  大唐周边堪称群敌环伺,但是最复杂的还是东北地区,且不说有让炀帝铩羽的高丽,还有库莫奚、白霫、契丹、各种靺鞨部落,可以说是极度凌乱。这些族群几乎一直都在打仗,但是如果中原向他们之一发起进攻的话,其余的就会立刻停止干戈,合力抗敌。否则的话,隋炀帝又怎么会打不过一个高丽?

  棒子国土上的那些混蛋很厉害吗?只能说影响最大的还是那里乱七八糟的势力,否则的话高丽怎么可能那么难以攻打,它的力量还能比得上东突厥?

  李世民攥了攥拳头说:“无妨,就算不歼灭库莫奚,也要让它们知道谁才是最有实力的。原本库莫奚归附于东突厥,如今东突厥覆灭,他们竟然有意归附契丹,如此看来他们确实需要一点教训!”

  李承乾哑然失笑,皇帝做的决定,总是会有两个,甚至是三个目的。至于能不能解读,那就要看对皇帝有多了解了。

  孙思邈的咳嗽声出现在屋门口,面对主治大夫,哪怕家属的身份是皇帝皇后,也只能摸着鼻子出去,还要行礼感谢孙思邈。

  能受的起皇帝皇后礼数的人人少,孙思邈恰巧就是一个。

  把房门关闭,环境消毒一遍后,孙思邈才打开李承乾腿部的绷带,查看伤口恢复的情况。

  “发炎已经抑制住了,以后就算不敷药,也不会有事。你现在感觉如何?能抬得动腿吗?”

  李承乾尝试了一下,但是懈怠了很多天的腿,却只能稍稍抬起一点,随后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就让他不得不放下。

  “看样子没什么大碍,过几天等伤口拆线了,你就能坐轮椅出去逛一逛,晒晒太阳。至于什么时候下地走动,还不好说。现在你断裂的骨头是被铁板和铁钉固定的,一旦再断开,很容易会生出变数。”

  李承乾点了点头:“孙道长放心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这些天,烦劳您了!”

  孙思邈嘿嘿一笑:“这个没什么,别说咱俩亦师亦友的关系,就是你这个新式治疗骨伤的方法,也有很大的发掘空间。只是前两天老道又想试一次,结果那个病人忍耐不了这种疼痛,最后放弃了这种疗法。老道看你这些奇门医术,多半是华佗遗书,里面就没记载了麻沸散这种东西?”

  对于传说中的麻沸散,孙思邈也是好奇的很。如同太子这般的外科手术,最好是有麻沸散作为辅助,否则不是谁都有粗大的忍痛神经。关公刮骨疗伤而恍若无事,是极少见的情况,如同太子这般能咬着牙承受,最多哭出来的,都是少数,更多的人,是嘴上硬的像石头,开刀以后就哭爹喊娘。

  李承乾只能哭笑着摇头,自己这两个半拉的刷子,其实是剽窃自后世的,后世的麻药很多,可那东西的成分,就不是他一个外卖员能够知晓的东西了。

  见李承乾摇头,孙思邈叹了一口气,收拾好小剪刀等物,就出去了。他准备自己研究一下麻沸散,只要麻沸散能够研究出来,不知道能造福多少病人。

  孙思邈走后,访客才得以继续进来。

  张赟领着李泰李恪,走了进来。

  李泰最大的本事就是在亲近的人面前,说哭就哭。

  才走到床边,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:“皇兄你终于好转了,您可不知道,听说您从马上摔下来了,差点摔死,臣弟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好不容易打听到您在这里,但是孙老头子和父皇母后,都不允许我们进来看您。让他们这么一闹,臣弟就更害怕了....”

  李承乾无奈的摸了摸李泰的脑袋:“放心,皇兄现在已经没事了,过两天就能坐着轮椅出去。你要是有时间,就过来帮皇兄推轮椅,你也知道,那玩意儿自己推一会儿还行,时间长了就不成了。”

  李泰连连点头,李恪则找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旁边说:“皇兄,学院现在已经进入了正轨,学生们不仅要认字识字,还要按照您的吩咐到医学院、工学院实习。如今咱们学院种植的那一片田地已经收割,没有一个学生偷懒的。就连那些来自王公家庭的学子,都没有叫苦....”

  李恪不会说李泰那样的话,所以只能挑着学院里发生的趣事说。

  说着说着,难免要说到李纲。

  李泰咂吧了一下嘴,说:“皇兄,您出事的消息,我俩隐瞒了下来,至少老先生是不知道的。如今您已经脱离危险了,是不是可以告诉老先生了?”

  “再拖两天吧,等我能出屋的时候再亲自跟老先生说。”

  伸手锤了李泰和李恪一人一下,李承乾笑着让他们离开。

  李恪走的很快,李泰却犹豫了一会儿才转身,当李恪走到屋外后,他才回过头,扭捏着说:“皇兄,最近不知道哪些混蛋玩意儿传言说您要变成废人了,应该改立我为皇储才行。皇兄您要相信我,我绝对没这个意思!皇位是您的,谁要跟您抢臣弟第一个不答应!”

  李承乾笑了笑,才让张赟送李泰出去。

  当房门关闭后,李承乾才冷笑一声,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个梨子抛上抛下的打发时间。

  看样子,朝中的确有人想要往李泰身上押宝啊!

  杨广干掉了杨勇,夺得皇位,李世民干掉了李建成,登基为帝。一连两次皇储的争斗,都是次子得胜,这就给了很多有心人一个信号——皇位,不一定就是太子的。再加上自己这次坠马断腿,更是给了他们一个借口。

  想必他们也都以为老子好不了,觉得用“瘸子”作为借口,能够干掉这个妖孽的太子,推选一个傻傻憨憨的李泰当储君?

  不管是谁,算盘都打错了!

  老子不是那个傻呵呵的李承乾,你敢跟老子动手脚,老子绝对要整死你!再说了,李泰可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和善,这小子要是当上皇帝以后,一定会我行我素,你们想推选一个唯唯诺诺的皇帝?

  想屁吃呢!

  把梨子随手丢给张赟,李承乾笑着说:“把梨切开,咱俩一人一半。”

  张赟接住梨,小心翼翼的走到一边。他发现太子刚刚的笑容,很是阴险,在加上刚刚魏王说的话,啧啧,也不知道是哪个蠢货对太子动了心思。这蠢货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,这位太子虽然和善,可看起来就那么可欺?

  皇帝进入“手术室”后,再出来,就对太子的病症绝口不提,只是遣散了文武大臣。所以,除了少数人以外,并不知道太子如何了。有心人看到皇帝那恐怖的脸色,就以为太子小命可保,腿儿却是要不保了。

  没人敢光明正大的询问或者打探太子的消息,但是关于“太子变成废人”的流言,却悄咪咪的在扩散着。

  只是这些流言,在李承乾能够出屋后,就彻底消散了。

  随着李承乾的痊愈,孙思邈和皇帝等人也不再保密,把太子冒死治病的事情说了出去。以前不说,是怕无端的引起恐慌,如今太子既然全然无事,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。

  文臣们对皇帝抽血救子的事情大拍马屁,上了无数奏章。这样的事情不同于别的,就算明目张胆的拍马屁,皇帝也只会笑呵呵的接受。写一篇字就让皇帝乐呵起来,何乐不为?要知道自从太子受伤以后,朝堂都快变成桑拿房了。

  官员小错大惩已经是常事,参与到秋猎中的所有人都受到了斥责,太子亲率大将军于泰和玄甲军统领段和统统受了一百军棍,因为他们身负保卫之责,却没有救下太子。库莫奚的使节在唐俭魏征等人的苦劝下,还是被全部斩首,余下的使节都嘘寒若噤。至于传给张俭的旨意,房玄龄等人连回想一下都觉得可怕。

  现在好了,太子平安恢复,皇帝也乐呵了起来。能一人改变整个大唐喜怒哀乐的,只有皇帝。或许,还要包括太子在内。

  而太子“宁可死也不当瘸子”的话,则被武将们大为赞赏。武将们就这样的脾气,虽说太子做那个什么“手术”的时候疼的哭了出来,但有这句话和十一岁的年龄在,无伤大雅。再结合太子之前辗转军营一个冬天都没叫苦的行为,自然给这位太子打上了一个“坚毅”的标签。

  这样一个很对武人胃口的太子如果成了皇帝,啧啧,肯定是大好事!

  李承乾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全传播出去了,所以坐上轮椅,进入医学院的时候受到热烈欢迎,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。

  长孙冲凑到轮椅边伸出了大拇指:“好样的承乾!古有关公刮骨疗伤,今有李承乾钻骨治病,我爹说了,你这才是真正的狠劲儿!”

  李德謇愁眉苦脸的凑过来说:“你爹只是当你面夸赞,要知道我爹可是把我训了一顿。本来放月假,打了一只兔子给我爹看,结果我爹说这只是小勇,说出去不够丢人钱。”

 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连太子亲率的护卫都不知道该驱逐好还是放任好了。

  就在李承乾面露苦笑的时候,一声咳嗽,立刻给这些学生施加了定身法。

  一个个的让开道路,只见李纲费劲的推动着轮椅,一点一点凑了过来。

  看到老先生,李承乾忍不住调侃道:“以前还有弟子帮您推轮椅,如今咱们师徒俩都坐上了。别人都是并肩而行,并辔而行,到了咱们这里就成并轮而行了。”

  被打了....

  摸着剧痛的脑门,李承乾还是第一次被老先生猛抽。

  “什么宁死不当瘸子,你小子就是如此轻贱自己生命的吗?匹夫之勇是什么你难道忘记了?”

  眼见老先生发怒,学生们立刻抬头看天,嘴里说着忘记了做什么的话,掩耳盗铃地溜走了。

  赶紧往侧边推推轮椅,给老人家抚后背,气到了可就不好了。

  “您消消气儿,弟子现在不是没事儿嘛。喝口水还能噎死呢,更别说钻骨镶铁板了。当时就是把话说的严重了一点而已。弟子才十一岁,您倒是老年才因为腿疾不良于行呢,应该理解弟子的心情才对啊。剥夺一个人奔跑跳跃的权力,得是多么残忍?”

  李纲冷哼一声,拍掉李承乾的手:“老夫自然理解,但是....唉!幸好你现在平安无事,老夫这辈子算是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煞了,杨勇、我的孩儿、李建成,要是再加上你,呵,可就是坐实了命格不详的话。”

  李承乾立刻拍了一下扶手:“哪个嘴欠抽的在那胡说八道?弟子撕了他的嘴!您且安心,弟子可是打算活到您这个岁数,然后在大唐境内横着走呢,不会那么早的就完蛋。”

  李纲也不理会弟子的宽心之言,见他如今也在轮椅上,叹了一口气,只能让孙子李安仁推轮椅。

  师徒俩人结伴在学院的花园晒了一会儿太阳,就只能分散。

  孙思邈只允许李承乾在正午的时候出来透透气,早晚不行,就怕他再受冷感染风寒。

  一个人想要锻炼身体锻炼出效果,需要夜以继日的努力,但是想要把成果都废弃掉,只需要大病一场中断一段时间就够了。

  当伤口终于彻底结痂,不再有轻易感染的风险后,李承乾就给自己制定了恢复计划。

  跑步什么的只能等腿完全长好以后才行,但是射箭,却可以在轮椅上进行,虽然别扭了一点,却能解闷。

  冬日降临的时候,李承乾不得不喝下孙思邈未成熟的“麻沸散”,然后倒在手术台上,让他安心动刀。

  铁板是必须取出来的,这玩意儿到底不是不锈钢,受伤的时候埋到伤口里只是权宜之计。虽说记得后世的钢板是两年以后才会取出来,但是为了小命做打算,还是提前一些取出来比较好。大不了冬天缩在房间里猫一个冬天的冬就是了。

  可能是年纪还小,骨骼的生长很给力的原因,醒来后的李承乾得知自己的骨头已经基本愈合后,才又睡了过去。说到底孙思邈研究出来的麻沸散,现在像安眠药多过像麻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