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钻网

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470章 谁来接锅呢?

作品:山河相制|作者:我渴望力量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10-17 16:03:01|下载:山河相制TXT下载
  万古的政治觉悟也不低,毕竟是当大官的人。

  帝国上下,除了姓姜的,其余大官基本上都是越老越精明。

  能撑下来的都是有过人的智慧和大运气的。

  在迅速行军到了州府之后,万古直接到驿馆见了姜克敌,将军权和指挥权交给这个姜家人。

  万古将自己路上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姜克敌,姜克敌一点都不意外。

  姜克敌已经到这里有十几天了,这期间去见了当地一些人,还有远处天牧郡的人。

  此时洪景阳也在驿馆这里坐着,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本地人和各方代表,基本上都是牧州的特权人物。

  姜克敌做的事情可不少,虽然没有去军部那边坐坐,但已经将各个势力的实权人物都给安抚住,就算是军部那边出问题了,也闹不出大乱子。

  通州官校的老师们没有教给王兰陵的东西,龙州官校的老师教了,不过学会这种知识的都是特权人物,或者就是家里有人当大官,懂得里面各种事情的人。

  怎么平乱,怎么夺权,怎么入主,这些都是不传之秘。

  “关于金山郡的驻军作乱事情,你们觉得派谁过去解决比较好?”

  姜克敌把其余人都召集到了一起,他在这里已经待的够久了,有些事情已经可以开始了。

  洪景阳没有合适的人选,在安静了一阵子,看到别人都不说话后,就主动的说道:“大人您觉得谁合适?”

  姜克敌对牧州其实很讨厌,不过这次的事情和这个无关,他没有适合做这个事情的手下。

  在微微的摇了摇头后,姜克敌平静的说道:“此事必须要选一个雷霆果断之人,容不得拖延。”

  不管成绩多糟糕,也不管最后的结果能不能让人满意,都必须要尽快出结果!

  只有出了结果,他们这些人才能修图,把结果修饰成让老大满意的结果。

  但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可以,毕竟这事情是他姜克敌应该做的事情。

  姜克敌不能上一线,一旦他去了金山郡,那就不是小问题了。

  只要他不过去,双方都有一个安全距离,互相维持住面子。

  这个面子非常重要,因为一旦那里的人觉得朝廷是要下狠手了,就容易狗急跳墙。

  贪腐不重要,杀人的人是谁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军队那边不能出问题,这是基本中的基本,重中之重!

  洪景阳保持了沉默,会议室内天牧郡的知事说道:“我提议一人,此人是天牧郡下属岩峰县的知事,此人刚正不阿,断案入神,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!!”

  这……

  洪景阳保持了沉默,万古也保持了沉默,很多人都保持了沉默。

  这是要过去送人头的吗?

  姜克敌露出好奇的目光,迅速问到:“此人姓谁名谁?有何作为?”

  知事迅速郑重的说道:“此人名唤道谷落!曾经……”

  姜克敌直接摆手打断了对方的介绍,生气的说道:“寂寂无名之辈,怎能担任此等大事,置朝廷威严于何地?!你且一旁静候,休提此事!”

  姜克敌数落了这个知事一顿,回绝了此事。

  边疆区域官员的思想觉悟,真的就是比不上内地啊。

  被朝廷大人骂了之后,天牧郡的知事就尴尬的坐在椅子上,双手也尴尬的放在膝盖上低着头,感觉有些无地自容。

  他以为是人的问题,然而真的就是人的问题。

  其余人回过味来了。

  州府的人,以及几个势力的代表,大致的明白了这个味儿。

  有些事情不是真正参与进去,很难明白那个味儿。

  毕竟是能和姜家人打好关系的事情,就算是会惹一些麻烦,很多人也都愿意让自己人去试一试。

  说不定就能被姜家人看重呢!

  然而一连七个人选,都被各方给否定了。

  姜克敌是一方。

  军方的代表是一方,这个指的不是山州军团,是金山郡的幕后姜家代表,旁听。

  洪景阳是一方,他所代表的的是牧州的文官体系,也牵涉到其中很多内幕和事故,并不想让危险的人物去走那条满是雷的道路。

  就在会议陷入冷场的时候,门外有人敲了门。

  “进来。”姜克敌对着守门人点了点头。

  众人都保持了安静,稍微休息一下。

  守门的士兵将房门打开,就看到一个穿着本地工作服的男人站在门口。

  开门的士兵和门外的士兵对视了一下,在确定检查过了之后就让这人进来。

  姜克敌看着这个穿着驿使服装的人,说道:“何事?”

  白振德看了一眼州牧后,迅速说道:“我是来向州牧大人禀告事情,已经将州府的文书传给了山海县的王兰陵,王兰陵收到文书的当天就整备军马顶着风雪出发了。”

  姜克敌了解过本地的一些事情,包括雁山郡那边的事情,不过只知道郡府这边派人过去平乱,并不知道是让王兰陵过去的。

  “可是山州……哦,云州的那个王兰陵。”姜克敌说出口之后,才想起来那家伙是云州人,不是山州人。

  白振德点头说道:“是。”

  姜克敌思索了一下,询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白振德说道:“年初的时候雁山郡那边出了事情,我过去的时候路上下了好几天的大雪,路上的积雪能到马背,我耽误了一阵子就到了山海县那边,是五天之前的事情,去的时候难走,回来的时候顺风,跑得快。”

  为什么去的时候逆风,回来的时候顺风,这个事情并没有人去考虑,大家都觉得回来的时候顺风跑得快,是正常事情。

  姜克敌看向了洪景阳,“从山海县到雁山郡那个作乱之地,再到州府这边,需要多久?”

  洪景阳哪里懂这个啊……

  白振德迅速说道:“从山海县到阴县要五天时间,从阴县到我们这里只需要三天时间,不过这是平常骑马的时候,眼下外面路上都是积雪,道路湿滑,车马都跑不快,估计要半个月才行。”

  “我刚回来五天,估计山海县的人这个时候还没有到阴县那里。”

  其实已经十天了……白振德路上放松了两天,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去的时候那么急。

  姜克敌点了点头,“好了,你下去吧。”

  白振德躬身告退:“是!”

  就在白振德刚出门的时候,一个姜克敌的手下走了进来。

  “统领,山海县的县令王兰陵带着一千一百多持枪骑兵在城外申请入城,带着的还有阴县作乱的贼首尸体和一些亲信俘虏,共计百人。”

  白振德的腿有点软了……乖乖……那帮人跑这么快做什么?

  他赶紧装作是镇定的往外走,五天之内从山海县跑到阴县,又从阴县隔着一个天牧郡到达州府,这是会飞了吗?

  白振德非常后悔自己多嘴,把时间说短了。

  然而姜克敌等人并没有怀疑白振德话,只是震惊于王兰陵的行军速度。

  “怎么这么快?”姜克敌很迷惑,他的汽车都没这么快。

  手下人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,就说道:“都是骑兵,而且都是轻装上阵,我看了一下,都是年轻力壮之人,一千人里最少有九百多都是那种能打仗的悍勇。”

  “王兰陵是谁?”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姜克敌看向了对方,正准备说话,这人身边的手下就解释了。

  “是山海县的县令王兰陵,之前剿匪数千人,把附近的马匪都杀了个干干净净。”

  姜国贤皱起眉头,“没听说过。”

  手下人顿了顿,又说道:“他最近编写了一本奇书《天火志》,在牧州很有名,唤来了直达天际的火柱,席卷兵不血刃的收了上万贼寇。”

  姜克敌眯起了眼,他得到的报告,可只是一千多人。

  万古也是以为只是一窝几十人的贼寇而已,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万人聚集的匪窝。

  姜国贤笑着说道:“是个写神怪小说的啊,那我回去之后看看,我就喜欢看这类的书。”

  手下人顿了顿,低着腰,小声说道:“王兰陵之前是在通州官校学习,更早之前是在云州,治过水,颇有贤名,云州牧州一些戏班子里都有那出戏。”

  姜国贤笑着说道:“我不看戏,对当官的事情也没兴趣。”

  那你踏马的过来做什么啊?

  姜克敌凝神思索着一些事情,金山郡的那些人把这个废物送过来,是想做什么?

  测试我有没有容人之量,杀不杀这个废物?念不念及大家都是姜家人?

  姜国贤的手下也非常的有压力,在努力的想了想后,突然高兴的说道:“王兰陵写过一首诗,大人您也念过,梦里不觉秋已深,余情岂是为她人!”

  “哦!我想起来了!是那个云州的才子啊!早说啊!”姜国贤猛地一拍大腿,“这我知道,快让他进来,我看看能写出那种情诗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流才子。”

  手下人终于松了口气,那王兰陵终于有一样能拿得出手,让我们姜大人知道的了。

  姜克敌直接说道:“让王兰陵进来,我也数次听说此人,未曾见过真人。”

  万古同样是没有见过王兰陵,他其实和王兰陵有些关系,不论是当初给王兰陵推荐名额,还是后来和黑水县越来越多的关系往来,都算在了王兰陵那边。

  洪景阳没有想到王兰陵能这么快的平叛成功,而且还能够在短短几天之内急行军过来复命,光是这份战斗力和行军速度,就足够重用了。

  而且毫无疑问,姜克敌是打算让王兰陵接手这个差事了。

  算来算去,还真找不到比王兰陵更适合的人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