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钻网

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499章 地下之谜2

作品:穿越之长公主有吉|作者:萧翡妃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10-20 12:42:18|下载:穿越之长公主有吉TXT下载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趣阁]

  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周依凝眼底闪过一抹自得,能让这个大树妖伤筋动骨的也只有她了。当然,吸收大量九幽绿芒的沐妧与丰钧除外。

  被冤魂大军包裹时,因吸收的魂力过多,导致有走火入魔的征兆。若非她经验多,功力深厚,此时早已成为一个死人,魂魄回归魔族。

  不过收货也颇丰,这具凡人之躯在她的淬炼之下,在凡人中几乎无双,便是如大树妖这般,也能阻挡一二。

  榕树眼底光芒一闪,周依凝身上的戾气功力绝非人间所有,怕是周依凝本人早已脱胎换骨,灵魂易主。

  那么她是来自仙界还是魔族?

  她费尽心机来此,是发现了阿妧的身份?

  想干什么?

  无数枝条飞窜而来,每一片叶子都闪耀出锋利的寒芒,如带着锋利的暗器一般,伸缩自如,袭来。

  晁昊几人松了口气,这般便不担心会腹背受敌,首尾不顾了。

  蒋锐等人刚刚醒来,便遇到密集迅猛的袭击,很难适应,受伤多处。

  大树妖疯狂了,被人动了老底,若还能无所在乎,只有等死的份了。

  每一根枝条都柔韧强劲,叶片锋利,稍一不注意就会受伤。吸血食肉夺魄的本质未变,若无榕树、周依凝相助,庞尔刘达几人不知死了多少次。

  丰钧在沐妧身后,保护周全,也是袭击最为猛烈之处。大吉挥着凌霄匕将从承影剑下偷溜的枝条斩杀,不费力也不轻松。

  大吉深表怀疑,这不是丰钧故意给留的吧?

  沐妧感知着地下涌上来的黑气,被其中所带着的森森寒气和怨气惊到,打了一个战栗。

  檛掛国属于热带海洋性气候,热而潮湿。因今夜打算入墓室,身上的衣物才略比其他时候穿的厚一些,但仍是被冷到了。

  以大树妖的在乎程度,这地底下究竟埋藏的是什么东西?

  咯咯···我感知到了死人,许许多多的死人。

  沐妧一惊:你的意思说这只大树妖是靠着吸收死人之力,才会如此厉害?

  咯咯···也确是死人之力,但也有可能是活人。

  沐妧:活人?

  咯咯···下去看看,能否将其破了。

  沐妧跳了下去,大吉抽身也飞了下去。半途中,沐妧早已从榕树给的乾坤袋中取出一颗夜明珠照明,顺着打下的地段,越是往下地面越宽,气温骤然降到了零下。

  沐妧打了一个冷战,四处看去,都是破开的土层,并未发现异样,这寒气从何而来?

  大吉所说的死人在哪儿?

  咯咯···我用的是神识,神仙能感知万物的神识,岂会出错?再找找!

  大吉虽嘴硬,但依旧保持高度警惕,脖子伸得老长,双眼四处查看,地面的危险还在继续,为他们争取时间,是越快解决越好。

  咯咯···应该还在下面,那大树妖看起来骄傲自大的很,根本没有想过会有人发现他的老穴,自然也无从防备。所以相对上面的危险程度,这里的危险会小一些吧?!

  沐妧:这又是你的神识探查,还是胡言乱语的猜测?

  大吉硬着脖子:这是合理的催侧,并非胡言乱语。

  突然寒气加重,大吉面色一变,举着凌霄匕运力往下一划。一声沉闷的碰撞声传出,传到地面上时虽很是轻微,但依照大树妖的功力也听得十分清晰。

  不能再打下去了,如擎天柱一般的身躯一缩,变成一棵与成人高矮的树,闪身进入到了那一线地缝隙中。

  榕树等人身上伤痕累累,见此立即追了下去。

  丰钧眼神一厉,举起承影剑,且本就在一线地缝隙最近,见大树妖闪身而下,承影剑上不自觉用了本身之力,银幕闪耀出刺目的光芒,追大树妖而去。

  榕树与周依凝是最快接近丰钧与大树妖,将这一幕看得清楚,心里暗惊,丰钧的功力又变强了,是练了何种武功,进步这般神速?

  大树妖脊背生寒,身形一顿,便闪躲开,银幕射入到旁边的土墙上,轰隆一声,土墙大面积坍塌,大树妖顺着这股力顺水推舟,枝条触角伸入土层之中,便要用力一拽。

  丰钧就在旁边,榕树与周依凝也能跟了上来,岂会眼睁睁的看着大树妖做出伤害沐妧之事?周依凝也没打算在榕树与丰钧两个人面前动手脚,她知道她已经引起足够的怀疑了,若再被抓住把柄,该说不清了。

  晁昊与庞煜祁对视了一眼,他们即便功力有限,无法战胜大树妖,也不能做到对沐妧的生死无视,恨不得以身替代。

  庞煜祁回头看着浑身是血的庞尔等人,扔过去两个白瓷瓶:“你们留在此处,不必跟着下去,好好养伤!”

  从多次的总结经验来看,庞尔等人心知肚明,他们若跟下去非但帮不了主子,反而会送了性命,成为拖累。

  承影剑、啄焰刀、鸳鸯剑齐齐出招,有的斩断大树妖的枝条触角,有的固定土墙。

  因大树妖的枝条和触角大部分伸入土墙之中,一时受限,且有人阻挡,很难一时拔出。

  这便给了承影剑极大的良机,大树妖焦急万分,叶子幻化出来的头颅的额头上竟流下了汗水,剩余的一部分未曾动用的枝条和触角当即向丰钧出击。

  丰钧丝毫未受到影响,手起剑落,银光照射了大树妖的主杆之上,咔嚓一声,巨响从大树妖的主杆之内传来,似有绷断的琴弦断裂。

  榕树、周依凝更是借此,挥起武器斩向大树妖伸进土墙中的枝条和触角,哗哗···无数叶片利刃从枝条上散落,射向丰钧、榕树、周依凝等人。

  一片片叶子散发着诡异的暗红色的光芒,带起强风阵阵,如一把把利刃出鞘,如流星般袭来。

  榕树与周依凝的目光一闪,此时功力发射却没有伤害到大树妖的实质之上,但若坚持这一招,叶子利器眨眼便会攻击而来,没有躲避的可能。

  丰钧一手握紧承影剑运功,一手向那些利器一指,银光中带着黑色的闪电横扫千军,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锋利,令旁边的土墙都为之变化。

  榕树与周依凝的目光不自觉的碰撞一起,谁也没有摸清楚大树妖的这一个杀手锏存在怎样的巨大威力,不约而同身形一闪,躲避开来。

  唰唰···

  利器自榕树与周依凝的身边呼啸而过,射入到深厚的土墙之中,留下深深地印记。

  被银光所挡的利器行动艰难,却也丝毫不退,两股力量僵持不下,掀起狂风阵阵。

  这些事情说来话长,可都是在几个呼吸间发生。

  大树妖身躯一震,枝条和触角如波浪般震动,硬是将来自榕树与周依凝之间的力量震碎,化解。

  zn03251zxs